发布日期 2020-09-22

日本社会的IT化到底有多落后?

原标题:日本社会的IT化到底有多落后?

原创 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静说日本

一场新冠病毒疫情,让日本政府吃足了苦头。

安倍在位时,下令给全体国民,也包括在日外国人,不管男女老少,一律发放10万日元(约6500元人民币)的生活补助金。

这一喜讯传来,人人欢喜。但是这一笔钱,发了整整3个月。原因是许多人没有身份证,即使有的话,也没有跟自己的银行账号挂钩。

也就是说,政府想给你发钱,就不知道往哪里发。

发钱一事,让日本政府与日本国民都发现了一个问题:日本社会的IT化,是不是已经很落后?

来看看联合国发表的一份2020年的调查统计,“电子政府”做得最好的,第一位是丹麦,第二位是韩国,第三位是爱沙尼亚。而美国排在第9位,日本排在第14位。

我们中国从1984年开始建立身份证制度,刚开始时,是一张塑封卡片,感觉没啥用处。那么现在的第三代身份证,已经完全的高度信息化,据悉新增定位功能,银行卡、信用卡、社保卡甚至购物卡都被集合在身份证中,真正做到“一卡通”,而且还支持指纹支付,在一些场合可直接通过指纹识别个人身份。新增持卡人血液信息,便于就医时血型匹配,以及公安部门破案。

还增加USB功能,持卡人可将身份证和电脑连接起来读取身份证里的相关信息。

日本建立国民身份证制度,要比中国晚了28年。直到2012年,国会才通过一部法律,要实施国民身份证制度,给每一位国民、包括在日外国人一个身份编号。

但是,日本没敢说是“身份证”,而是小心翼翼地把它叫做“マイナンバーカード”(我的编号卡)。

结果这一编号卡制度一经推出,就立即遭到了国民的抵制,因为大家都担心,个人隐私被政府控制,或被泄露。

日本政府为了推行这张“身份证”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最后想出了一个诱饵——领取“我的编号卡”的人,可以获得政府5000日元的购物券(约325元人民币)。

但是直到2020年4月,8年间,领取“我的编号卡”的人,还不到20%。绝大多数的人,不愿意领取。

那么,日本社会迄今为止,作为个人身份证件的东西,究竟有什么呢?第一是驾照,第二是国民健康保险卡。外国人则使用“外国人在留卡”。

为什么在日本社会,“我的编号卡”这种全民身份证无法得到广泛的使用呢?

解读很简单,就是因为日本有一部法律,叫“个人隐私保护法”,个人的姓名、出生年月日、家庭住址、电话号码、银行账号等均属于个人隐私,任何机构与个人未得到本人同意,不得擅自要求提供,更不得泄露。

正因为有这一部法律,政府就无法搜集和掌握国民个人的隐私资料,除了最基本的户籍资料之外,像个人资产、银行存款等信息,除了持有法院搜查令之外,银行是不得向包括政府、警察在内的任何机构擅自提供。

这一部法律,就像一堵围墙,一定程度上保护了日本国民的隐私。但是,也给日本政府和日本社会的电子化,带来了重重障碍。

假如日本政府已经实现了国民管理的电子化,这一次发放10万日元的补助金,政府根据个人信息资料,分分秒秒可以立即汇入每一位国民的个人或家庭账号。但是,日本政府这一次的发钱,还是用了最原始的信函邮寄通知的方式。1亿2600万人口,加上320万外国人,每个人都要给他寄一份厚厚的发钱资料,所花费的人工费,那浪费了300多亿日元。

所以,这一次菅义伟当首相,他实施的行政改革的第一大目标,就是要成立一个“数码厅”,作为全国管理IT化的中央机构。

那么,菅义伟首相眼中的数码社会,到底应该是一个怎样的社会?

第一,政府机关的办公和信息管理,全部实现电子化。要逐步消灭纸头和印章。

第二,通过“我的编号卡”的全面使用,建立起政府机构与国民之间的服务电子化系统。譬如,你要取一份自己的户籍资料,不再需要亲自跑到市政府去,在家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的专用终端机上,输入个人号码,就可以打印出来。

第三,在一定程度上,建立起政府对于国民基本信息的掌握,特别是遇到地震、海啸、台风等自然灾害时,政府随时可以向灾民提供救济。而只要有这一种“我的编号卡”身份证,灾民就可以用其代表银行卡取钱,或接受医疗。政府或医疗机构可以从你的“身份证”上获取你个人信息。

但是,一听说“我的编号卡”要与银行账号挂钩,许多日本人就不干了——坚决不能让政府知道我有多少钱。政府解释说,我只绑定你一个银行账号,其他账号我不管。但是一直到9月初,全国“我的编号卡”领取率还不到40%,这是最令日本政府感到头疼的事情——这事还不能强迫国民一定要领取。

日本研究AI问题的东京大学松尾丰教授说,日本政府与日本社会电子化、数码化、AI化的落后,不是日本没有这方面技术,而是因为整个政府与社会,还没有建立起统一的规则,并对电子化、数码化存在着轻视,认为互联网没什么大不了的事,我用现异型钢管http://www.jzggcj.com金也可以,干嘛一定要用电子支付?日本与中国和韩国已经在这些领域拉开了很大的距离,不赶紧追赶,将会影响产业的发展。

当了7年零8个月内阁大管家的菅义伟首相,虽然已经71岁,但是深知整个社会实现电子化、数码化的重要性。设立“数码化厅”,推进全社会与全民生活的数码化,不只是为了提高社会管理的效率,更重要的还是想把“电子化、数码化”作为新经济的增长源,搅动数码AI产业的发展,尽快让日本社会迈入AI时代。

但是,就不知保守的日本社会,许多国民的脑筋能否转过弯来,去热烈拥抱数码生活与AI时代的到来?

原标题:《日本社会的IT化到底有多落后?》

阅读原文

聚合阅读